Site Overlay

含羞草联通直播通道app破解版

茅草屋中很是素净,里面并没有什么珍贵奢华之物,也没有女孩子惯用的名贵香料的气息,唯有药草特殊的干涩之味。秦小川转了转目光,见到左侧有着一座白纱屏风,屏风上,映着一女子身影。那女子盘腿而坐,似在挑拣地上之物。看她的影子,秀发轻垂,袖袍扬撒,应是一位举止典雅之人。

秦小川晃了晃神,连忙拱手弯腰道:“掌膳司秦小川,见过种药司司主。”秦小川还是看得清自己的地位,与种药司相比,自己不过是九牛一毛,丝毫不起眼。

“秦司主请坐,”屏风之后种药司司主轻声道。

秦小川拱了拱手,直起身子,朝屏风之后走去。不过再其抵达屏风前时,脚步微凝。因为在那屏风前,有着一褐色软垫,与屏风后的种药司司主正对,难道所有来客都是要坐在这个地方吗?

或许这种药司司主顾及男女有别,所以才会以屏风相隔。秦小川细想片刻,便是坐到了屏风前面。在秦小川落座后,屏风之后的种药司司主身子微愣,扭头望向屏风前秦小川正在落座的身影。

秦小川摆弄着衣袍,将脚掌掩实,怕漏出的脚臭冒犯了贵人。

“秦司主前来所谓何时?”种药司司主继续专心挑拣地上的灵药。

“在下有两位朋友此时被留在了种药司,所以再下恳请司主能够照拂一二,在下感激不尽!”秦小川拱了拱手,便欲打开食盒,可是屏风后,种药司司主又冷冷道。

“能进入种药司者,皆是有些天赋,若是从此时便被特殊照顾,难免性子浮躁。我种药司一视同仁,刚才楚家庄人闹事,是进不了碧海阁了,只要你的两位朋友安心做事,绝不会受到骚扰。”

秦小川正欲打开食盒的手掌略微顿了顿,听她这意思,那楚少爷会被退回,果然,这种药司司主的地位比起那位堂主还要高。张师兄与白芷师姐都不是招惹是非之人,只要种药司能一视同仁,秦小川倒还算安心。

“在下初到碧海阁,匆匆做了道菜,还望司主不要嫌弃,”秦小川打开食盒,菜香浓郁充斥整间茅草屋,种药司司主直起身子,望向屏风前方的秦小川。

“你是灵隐宗的厨师?”

街头美女笑比西施大方迷人

这道菜远远胜过之前她吃的菜肴,能做出此菜者,定然是灵隐宗的顶级名师。那怪他初来碧海阁,就能得到副司主的职位。

“是,以后司主若想吃什么,派人告诉在下便可,在下便不打扰司主工作了,在下告辞!”秦小川站起身子,拱了拱手,便是朝外走去。

茅草本就透风,房间中的菜香,顺风传入灵草园,众弟子闻之,皆是停下手中的活,惊讶的望向茅草屋。

张继宗与白芷二人自然能闻得出,这道菜出自秦小川之手,麻婆豆腐是张继宗最喜欢吃的一道菜,没想到秦小川来到碧海阁做了菜不是给自己送来,而是先送去了种药司。

张继宗双手攥着锄头杆,心中有些不甘心,望着低头浅笑走来的秦小川。

“张师兄,白芷师姐,这种药司只有有天赋的弟子才能进入,等过不了多久,就能拜入长老或是供奉门下修行了!”在这碧海阁万人中,也只有他们两个与自己交好,他们两人若是混得好,秦小川自然也是开心。

但是秦小川看着张继宗,他却是脸色暗沉,秦小川笑意渐收,“张师兄,为何你不高兴?”

“小川,你可记得在灵隐宗宗主是怎么教导我们的,做事要脚踏实地,不能走歪门邪道,你这才刚进入碧海阁,就想着如何疏通关系,就不能静下心来,安心做事吗!”张继宗愤愤道。

秦小川一听,张继宗竟然以为自己是为了自己的将来,想要靠走后门疏通关系,顿时心中一急,正要辩解,张继宗又道:“无论是为了什么,你都应该靠自己,不应该利用这些小手段!”

张继宗哪里是生气秦小川走后门,他内心分明就是嫉妒秦小川,他不甘心,自己到了碧海阁只能在种药司劳作,但是他秦小川却能跟种药司司主谈笑风生!

秦小川听着,心中叹了口气,算了,还是不要解释什么了,张师兄也是为了自己好。秦小川拱了拱手,“多谢张师兄教诲,小川记住了!”

“时候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,”事情已经办完,他也不便在种药司久留。秦小川转身刚走出几步,白芷却是连忙跑上前来,嘱咐道:“我们两个在这里互相照应你不必担心,倒是你,一个人要小心,保重身体!”

听到白芷师姐突然间关心自己,秦小川喜形于色,连连点头,“白芷师姐也要保重,有什么困难直接来掌膳司找我!”

白芷微笑着点了点头,看着秦小川欣喜的离去,这才转过头来,望着面带怒气的张继宗。

“同出一门,你何必跟小川置气!”白芷怎会看不出,秦小川之所以给种药司司主送菜,还不是为了自己与张继宗。张继宗说出那些话,明显是他自己心中不痛快。

“你要是觉得秦小川比我强,你可以去找他!”张继宗撂下这话,一甩衣袖,便是拿着锄头闷闷干活。

白芷看了看张继宗,摇了摇头,又是扭头望向秦小川离去的方向,当初在灵隐宗可没发觉秦小川有这等本事,来到了碧海阁,竟是混的风生水起,看来自己有些失算了。

……

讲武堂每三天便会开授一次课,每一次都有千名弟子前来学习。秦小川来得巧,刚到的第一天就碰到讲武堂开讲。

据说今天开讲的是一位元婴高手,秦小川心中诧异,元婴高手可是比金丹高了一境界,不知有多厉害。

秦小川换了身普通弟子的服饰,毕竟若是以司主的身份去讲武堂听讲,还是有些不好意思。正好今天福子也没有事,两人结伴,一同前往讲武堂。

街道上人很多,但凡得空的杂役弟子都会前往,以期待获得功法。秦小川与福子两人跟着熙攘人流,走过远门,空旷广场便呈现在眼前。来到这里的人,大都顺便寻了个地方,盘腿坐下,而秦小川与福子,则是一直挤到最前方,坐在了头排。

不过一晃儿的功夫,讲武堂前依然挤满了人,看到人满,负责看守讲武堂大门的弟子缓缓关闭院门,那些来的晚的弟子,只能无奈返回。

与讲武堂而言,其日常工作大都是推演各种功法有何不足,而后进行弥补,所以这讲武堂在整个碧海阁的地位也是极其重要,据传讲武堂堂主更是化神修为,地位崇高。

平日里讲武堂开讲者,大都是些金丹弟子,但是今日,传言前来开讲者,并非是某一位元婴强者,而是讲武堂堂主蒙拓,讲武堂堂主亲自讲解确实是极其少见。

这些普通弟子,哪里看得出主讲者是何修为是何地位,只是听得雾里看花,宛如乱麻。秦小川坐在首排,却是心中诧异,因为眼前这中年粗犷男子所讲,竟是平日里自己背的一些杂书。

秦小川听闻后,不禁有些惊讶,难不成是父亲不懂修炼,稀里糊涂从宗主书库中拿了些修炼秘籍?

偌大的广场,众弟子安安静静,听着蒙拓铿锵有力的讲解着功法。月光如华,树影幢幢,秦小川闭上眼睛,心中默背着蒙拓所讲的这篇功法。秦小川周身,一层淡淡灵光涌动,秦小川已是运转起功法。

正在讲解的蒙拓,眼角忽然扫见秦小川,面色微变。秦小川周身若隐若现的灵光,普通人虽是无法察觉,但是以他的眼力却是一目了然。

杂役弟子中竟然有如此悟性的弟子,自己方不过讲了一遍,他竟能当场修炼?

蒙拓虽然惊讶,但依旧是沉静的继续讲解功法。

闭目的秦小川,脑海神识世界,以精神念力化作自身模样,施展运行功法招式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若是让秦小川当场演练,旁人只怕会觉得秦小川已是苦练数年,殊不知,秦小川才是刚刚开始。

秦小川睁开双眼,果然不错,父亲让自己背的那卷书竟是讲武堂所讲功法!

秦小川叹了口气,不知自己背诵过的其他书卷中可还有如此巧合?

“司主,他刚刚讲的是什么,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?”福子呆呆的望着蒙拓,虽然蒙拓在不停的讲解,但是他却一字也记不住,一字也听不懂。

秦小川面色一笑,便是靠近福子,耐心解释道,“这位大人说,修炼要…..”

福子听着恍恍惚惚,似懂非懂,但是望着秦小川,听他说的,难道他部都明白?

“哇,司主,没想到你的悟性这么高,若是修炼的话,指定是个天才!”

秦小川尴尬微笑,又是坐正身子,心中愁闷,“哎,这是因为我早就背过了,说我是天才,真是笑话,你在哪里见过伪灵根的天才。”

“刚才我说的,你可是听明白了?”

秦小川正无奈,忽然身前脚步停滞,那人俯视着秦小川,略微怀疑道。

秦小川抬起头来,站在身前的竟是那位主讲的大人。此时他已讲完,众弟子正在谈论不解之处,而他则是趁机前来询问秦小川。

秦小川连忙站起身子,整了整衣服,对着蒙拓拱手躬身行礼道:“见过大人,弟子已是明白。”

刚才蒙拓已是见到秦小川私下运转起了功法,并不怀疑他在说假话,点了点头,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秦小川。虽说秦小川是一身杂役弟子装扮,但是从其站姿礼数来看,倒是很周。

“你是哪一司的弟子?”蒙拓又是问道。

“回大人,弟子隶属掌膳司。”

蒙拓闻言,只是嗯了一声,便不再多问,转身离去。

见蒙拓走远,秦小川才收了礼数,起身望着蒙拓的背影。此人身姿壮拔,气场宏大,言语中自带威严,给人一种大将风范,只怕并非讲武堂普通弟子,应该是有些身份。

“司主,我来了这么多次,还从未见过讲武堂的人与咱们这些杂役弟子交谈,”刚才蒙拓到来时,那一身威严气息,吓得福子不敢多说两句,只能低头沉闷。

“此人只怕身份不凡,应该是讲武堂举足轻重之人。”

初次来讲武堂听讲,对于秦小川来说并无任何作用,而且从这些前来听讲的杂役弟子的反应来看,根本就是听不懂。想从讲武堂这里学习修行,根本没有什么大作用。

看来自己还是要潜心等待宗内大比之时脱颖而出,获得进入讲武堂修行的机会。

前来听讲者,一拥而入,又是一哄而散,秦小川摇了摇头,这讲武堂虽然开设了这种授课形式,但面子工程胜过实际之用,无非是为了给杂役弟子一线希望,真的能听明白的,绝对不下一手之数。

“刘洋,你真的都听明白了?”

秦小川挤在人群中,耳畔忽然有一人惊讶道。

秦小川心细,听到这话,脚步微愣,转过身去望见两人正闲谈,点头之人想必便是那刘洋,看其模样长得倒是颇为清秀,像是饱读诗书的书生。

“刘洋呀刘洋,你说你为什么要做杂役弟子,以你的悟性,绝对能过得了探灵门!”两人边走边聊,丝毫没有注意到秦小川的目光。

秦小川叹了口气,能像他这般幸运听懂的,只怕便是那所谓的沧海遗珠了吧。

秦小川摇了摇头,转过身去,却是人潮拥挤,福子不知去了哪里?秦小川眉头微蹙,福子这是去了哪里?

不过一想他在碧海阁呆的时间长久,应该不至于迷路,自己还是先回去等他吧!

熙攘的人群中,忽然传来一阵骚乱,众人行走的步子滞缓,被堵在一院门口。秦小川不知前方发生了何时,但是却听见众人小声议论。

“这是执法司的弟子,他要倒霉了,”前方众人窃窃私语,传入秦小川耳中,原来是执法司的弟子。

“就你掌膳司的小小杂役,还敢踩老子的鞋,不给老子舔干净,我让你回不了掌膳司!”

前方院门口,执法司弟子将院门围的严严实实,众人虽然愤怒,但因执法司地位崇高,所以并不敢发出任何不满,眼看着那人被执法司弟子扣跪在地上,眼中透着惋惜。

“掌膳司?”秦小川面色有些难看,遇到麻烦的是掌膳司之人,难道是福子?

秦小川立即朝前方挤去,好不容易走到最前列,看清了视线,扣跪在地之人,果然正是福子!!

“住手,碧海阁中,岂能随意动手!”秦小川从人群中蹿出,两手推开扣着福子的那人,将福子扶起。

秦小川怒目望着那执法司弟子,“他可是触犯了碧海阁哪一条门规,需要你这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动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