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app贴吧下载

吳醫生的死,給整個醫院上下都帶來瞭轟動。畢竟他作為醫院裡面資歷最老的一批醫生,如果失去他,可以說是給醫院帶來瞭不可能承受的損失,有幾個人的臉色更是差到瞭極致瞭。“所以,到底是什麼原因。”傅涼旭走到瞭竇醫生面前,嚴肅地對老人發問瞭。如果這一次,真的是為瞭救兒子而出事兒的話,那麼他傅涼旭在良心上,是絕對過不瞭這個坎兒的。“說瞭你們也聽不懂。”竇醫生覺得自己已經十分疲憊瞭。事情為什麼就變成瞭這樣呢。本來他從自己本來就不空閑的時間裡面擠出瞭一段兒,不光是為瞭那個小丫頭的拜托,也算是為瞭給老友的命再上一道保障。手術完瞭之後,他又急著趕回去處理那邊的事兒去瞭。半路,誰知道就會接到醫院的電話,說自己的老友,已經生命垂危瞭。他才突然發現一個問題,這段時間裡,老友一直持續地把孩子的資料發給他看,讓他為瞭孩子的手術做準備。他原本還有些不耐煩,但是吳醫生一直給他發送各種各樣的資料,甚至超出瞭手術范疇。現在他回想起來這一切,才覺得老友好像是一直在安排著什麼。最重要的一點是,這個老滑頭,竟然沒有發送任何他自己的相關資料,竇醫生剛開始還覺得,他是覺得自己瞭解他。為此他還罵罵咧咧瞭好一段時間,覺得老頭好像在戲弄他,做個手術還得他自己找資料。薛芷夏也用那種空洞又帶著一些詢問的眼神一直看著他,讓他覺得心情莫名就煩悶瞭起來。自己老友的性格他其實也瞭解,不撞南墻不回頭的那種,可是現在真的到瞭這種分別時。薛芷夏這個女人,看起來卻沒有一點兒波瀾,難道她是覺得,所有醫生的付出都是應該?“你們傢的孩子,從現在起,暫時由我來接手。”竇醫生站起身來,對傅涼旭說。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兒,現在隻有自己最瞭解這裡的情況,如果自己這麼一走瞭之瞭,還剩什麼?“謝謝您。”傅涼旭點瞭點頭,“不管您的配合方案是什麼,我們都一定會好好配合的。”薛芷夏突然站起身來,對著竇醫生開瞭口:“我想請問一下,我現在可以去看看吳醫生?”她的語氣很平靜,但是竇醫生隻覺得這個女人,是不是真的沒有把這一場死亡放在她眼裡。於是語氣上也跟著嚴厲瞭一些:“還去看什麼,人都死瞭有什麼好看的,現在沒有用瞭。”還沒有等薛芷夏他們回答,竇醫生就生硬地繼續補充:“你們不是想知道死因麼?行啊,我現在就告訴你們,每一個字,你們都給我聽好瞭!”“看看這個蠢貨,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!”傅涼旭下意識地護在薛芷夏前面,因為現在的竇醫生,看起來太像是一個憤怒的傢屬瞭。他的聲音在整個醫院樓層裡面回蕩。“他的身體,其實根本就不適合做配型,但是他把所有的相關信息都隱藏下來,居然還誤導我一切都可以正常進行,所以才丟瞭命,知道瞭麼!”他不知道自己的老友到底是怎麼想的,但是他已經做出瞭這一切,為瞭延續這孩子的命。薛芷夏感覺自己的眼睛已經被徹底打濕瞭。她穩定瞭一下自己的情緒,然後問竇醫生:“那麼請問,我現在可以去看看他麼?就最後一面,我想去送送他,就這一次可不可以呢?”在平時的相處中,她隻知道吳醫生很喜歡自己的兒子。有時候聽醫院的護士無意之中聊起來,她知道瞭吳醫生這輩子都是一個人,一心撲在瞭醫學上,什麼都不能夠把他給拉回來。在手術之前,吳醫生把她和傅涼旭叫過去做選擇,其實當時如果他們瞭解,這應該是醫生自己的選擇吧。或許當時,他也有一些猶豫,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賭博,因為誰都會失敗。隻不過有兩個結果,一個是,這個孩子的命可以撐下來,一個是,這個孩子會跟他離開。所以他沒有把握,才把自己的老朋友給叫瞭回來。一直到手術的時候,竇醫生都還在嘲笑他說他膽小,非要讓自己來主刀才放得下心。但是現在看起來,他隻不過是在保障孩子啊。薛芷夏也不等竇醫生回答瞭,匆匆推開瞭病房的門,就往醫院底樓飛快地跑瞭過去。傅涼旭本來想追,但是看到臉色陰鬱的竇醫生,他停住瞭步子,想瞭想以後,對竇醫生鞠瞭躬。“你們總覺得,醫生做什麼都是應該的。”後者嘆瞭一口氣,“可是你們根本就沒有珍惜過醫生所做的一切,特別是你的妻子,如果她就這麼一蹶不振下去,老吳的心意可就浪費。”自己老友一輩子都沒有孩子,想必也是覺得自己的生命也不會再有其他的意義瞭吧。還不如就延續在這個孩子的身上,讓他能夠有更多的時間,來等待這個樣本的到來,救他的命。等著傅涼旭重新趕到太平間的時候,發現周圍的護士都圍在薛芷夏身邊,女人在地上跪著,一直低著頭,也沒有任何的言語。旁邊的護士聲音有些哽咽:“傅太太,您快點兒起來。”薛芷夏像是沒有聽到這句話一樣,一直跪在地上,一動不動,甚至還是頭都沒有抬起來。“起來吧。”傅涼旭用溫熱的手抓住她的胳臂,“再怎麼做都不能夠改變結局瞭,還不如現在好好地照顧兒子,努力找到樣本,不然我們就辜負瞭吳醫生的一片苦心瞭,你說是麼?”薛芷夏沉默瞭一會兒,好像也隻願意和傅涼旭對話瞭:“可是,我沒有辦法不在意啊。”這是一條人命,就這麼消失瞭。盡管它好像以另一種形式流傳下來瞭,但是帶給薛芷夏的,是另一種更深的恐懼,可能永遠不會終結的恐懼。那個問題就盤旋在她心裡,一直存在。如果,他們沒有能夠找到樣本,那麼自己孩子的身上,是不是就背負瞭兩條人命呢?如果他們找不到樣本,在失去自己兒子生命的同時,是不是也會讓另一條命就這麼結束瞭是麼!一個人的身上承受得越多,他的壓力就越大,更何況是薛芷夏這種性格裡面鉆牛角尖的人,如果他們這一次,真的沒有及時地找到兒子的樣本,是不是就讓吳醫生的心血全部白費?“我們會找到的。”傅涼旭輕輕把她拉瞭起來。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,已經變得這麼輕。好像是一張在世界的洪流裡面隨風飄揚的紙片,在所有的光怪陸離中,已經失去瞭一切。隻能夠在風中飄搖著,誰也抓不住,好像她自己的心情,也不想做任何的停留,在這個世界。“可是我們已經找瞭這麼久,我們一直都沒有找到。”薛芷夏的聲音如同在夢囈一樣的。“時間上,我們會盡力縮短。”傅涼旭有些說不下去瞭,越說話,他就越覺得自己在跟薛芷夏畫大餅,說著好像永遠不可能實現的事情。女人也好像沒有相信過他的話,隻是發呆。“我想畫畫瞭。”薛芷夏突然說瞭這句話,讓傅涼旭又是一愣,聽見她繼續說。“那間辦公室裡,有我的紙和筆,你帶我過去,好麼?”她的聲音更加弱瞭,像是從哪裡傳來一樣。傅涼旭本能地就想拒絕。女人現在的狀態,他也不是不知道,如果讓她這個時候來畫圖,還不知道到底會出什麼問題,所以他安撫地拍瞭拍薛芷夏的背:“畫,我們之後再畫好不好?”薛芷夏回頭看瞭傅涼旭一眼,突然就飛快地沖瞭出去,然後就消失在瞭傅涼旭的視野裡。她的心裡現在太難受瞭,以至於她隻留下一個瘋狂的念頭,想要拿起自己的筆,畫下什麼來。好像她也沒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瞭,隻剩下這件事情,她還可以完成,還可以再試試。所以她飛快地拋下瞭傅涼旭,然後自己往之前當做工作室的辦公室跑瞭過去,沒有回頭。辦公室裡面,正好有一個護士正在整理東西,看著薛芷夏跑過來瞭,愣瞭一下,然後對薛芷夏說:“傅太太,您的這些東西可不可以……”她是想說,這些東西可不可以處理掉瞭?一直放在這裡,好像也挺占位置的。加上這間辦公室很快就要用作其他地方,所以才希望薛芷夏盡快整理一下。但是女人瘋狂地跑進來之後,完全沒有顧得上她,撲向瞭她的紙筆。動作太快速以及太過於迅猛,把柔柔弱弱的小護士都嚇到瞭。薛芷夏把所有的東西都推到瞭地上,然後死死地抓住瞭自己的紙筆,手都用力得發抖。小護士在一旁已經瞠目結舌瞭。原本以為,薛芷夏一直都是個柔弱的人,但是現在的樣子,看起來真的很像是地獄惡鬼。薛芷夏覺得自己心裡的所有東西好像都要沖破自己的身體出來瞭。所以她瘋狂地拿起瞭自己的筆,想要把自己所有的東西都表達出來,所以她死死地抓住瞭筆,想要畫出些什麼來。可是下一個瞬間,她就突然停止瞭所有的動作,然後自己一個人看著虛空,突然怔愣瞭。她還能夠畫什麼呢?有什麼東西是她還可以通過這支筆,呈現給這些人能夠看到的呢?畫人?可是她身邊的人,已經全部到瞭四散的地步,走的走,死的死,最重要的那個,已經生命垂危,很有可能就在傷痛之中,結束他一生短暫的生命,從此離開這個悲涼的世界。畫景?可是她的心裡已經沒有一點兒景色可以存在瞭,她眼前所看到的全部,就是一片灰色,好像沒有現在,也不會再有任何的未來瞭。就這麼灰蒙蒙的一片,成為她生命的全部。後悔無妻:前夫請矜持